TEL: 020-34438810   18027152056     Email: info@magigen.com

美格生物
MAGIGEN
最新文章
生物技术及产业新闻

肠道细菌影响抗癌药物的效果

2年前,科学家研究指出,含有某些肠道细菌的小鼠对一种新型抗癌药物的反应**,其他研究人员对此很感兴趣,但十分谨慎,因为老鼠毕竟不是人类。

但本周,两个研究团队提供了大量的证据表明,癌症患者肠道菌群,细菌、病毒和其他生活在消化道的生物,有助于确定接受免疫药物治疗后,肿瘤是否缩小。

这些研究跟踪一类叫做PD-1抑制剂的免疫治疗反应。

“这些是做得**的、和**规模的、对微生物可能影响疗效的评估。”纽约纽约大学的研究员Jeffrey Weber说,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PD-1抑制剂通过阻断T细胞检测点的分子--肿瘤用来关闭免疫细胞--来对抗癌症。检查点抑制剂已取得显著效果,多年来一直在抑制某些癌症。

但只有约25%的患者对PD-1阻滞剂有反应。

在2015的《科学》论文中,由法国免疫学家Laurence Zitvogel团队报道,改变小鼠肠道微生物可以使肿瘤对检查点阻断产生更好的反应。

另一组报道,不同的肠道细菌似乎解释了:为什么从两个不同的供应商的小鼠,对PD-1受体阻滞剂反应是不同的。

在一篇新的文章中,zitvogel团队检测了249个肺、肾、膀胱癌患者的数据中,其中69人在服用PD-1药物前或刚开始服用PD-1药物后,因为常规原因, 例如牙科手术或尿路感染,服用了抗生素。结果是惊人的:患者使用抗生素,破坏肠道微生物组,癌症很快复发、没活多久。

Zitvogel的团队随后寻找那些没有反应或反应不好的肠道细菌患者的的差异性。在有反应者中,他们找到肠道消化细菌Akkermansia muciniphila,这种肠道和肠道粘液一起防止肥胖和糖尿病。当没有肠道细菌的无菌小鼠,接受有反应者的粪便移植后,比没接受有反应者的粪便移植的小鼠,对PD-1受体阻滞剂反应效果更好。

缺乏响应的老鼠在被喂食Akkermansia muciniphila后,变成有反应者。

肠道微生物在黑色素瘤患者PD-1阻断剂中也很重要,德克萨斯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Jennifer Wargo团队,在另一篇报道中指出:

反应者具有更多样和更特别的细菌微生物。她的研究小组还发现,对那些对药物有反应或没有反应的病人进行小鼠粪便移植会产生类似的结果。

Wargo的团队研究的益虫跟法国人研究的不同。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的微生物的变化取决于地理和饮食。

好的细菌似乎通过刺激T细胞来帮助药物,根据Wargo的团队报道,这些细菌在接受应答患者粪便移植的小鼠肠道和肿瘤中十分丰富。

Zitvogel的研究小组发现,一种特定的免疫信号分子或细胞因子,称为 IL12--响应Akkermansia muciniphila释放产物,可能有助于T细胞的恢复。她说:“他们被你添加的益虫教育。”。

“新的研究有巨大的影响,”Wargo说。

Zitvogel指出,服用PD-1阻断剂时,简单地避免使用抗生素,能提高患者的反应,从目前的25%至40%。

Wargo正计划测试,看看用药丸形式移植粪便、调控肠道微生物组或细菌的治疗,可以帮助更多的黑色素瘤患者对PD-1受体阻滞剂有反应。


相关阅读

使用抗生素后肠道生态恢复的微生物决定因素   

肠道微生物和记忆有代谢和遗传联系的新证据   

地中海饮食改善与健康衰老有关的肠道微生物群   

鸟类和蝙蝠不依赖肠道微生物群   

饮食中的L-丝氨酸让在炎症肠道的大肠杆菌具有竞争优势   

剖腹产对婴儿肠道微生物群定植的影响   

新生儿早期关键因素对儿童肠道微生物群的持续影响   

感染生物学:肠道微生物帮助阻止沙门氏菌   

口腔细菌在悉生小鼠体内的定植和与肠道微生物群的竞争   

肠道微生物能抵抗癌症和感染   

人乳低聚糖、乳微生物和婴儿肠道微生物对新生儿轮状病毒感染的调节   

IL-23和IL-22调节肠道微生物,防止饮食诱导动脉粥样硬化   

益生菌与FMT对抗生素后肠道黏膜微生物群的不同影响   

宏蛋白质组学揭示IBD中微生物和肠道细胞外囊泡蛋白的关系   

母婴不同身体部位微生物的传递塑造婴儿肠道微生物群   

肠道菌调节生酮饮食法治疗癫痫的效果   

短期内间歇性禁食,可以促使肠道长期健康和寿命延长   

纤维食品有助于抵抗严重的肠道感染   

KREMEN1是主要肠道病毒的宿主受体   

精准编辑肠道菌群,改善结肠炎   

野生小鼠肠道菌群促进宿主健康,提高抗病能力。

胆汁酸在胃肠道炎症和癌变中的作用   

美国科学家发现肠道菌随群四季变换   

儿童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和时间变化与病程相关



返回首页



参考文献

Your gut bacteria could determine how you respond to cutting-edge cancer drugs By Jocelyn Kaiser,Science 20171102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