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P扩增技术、CAS蛋白、Taq酶、逆转录酶、RNase HII、基因分型检测


美格生物
MAGIGEN
TEL: 020-31607074   18028069151     Email: info@magigen.com
最新文章
生物技术及产业新闻

KREMEN1是主要肠道病毒的宿主受体

作者:Jacqueline Staring,Lisa G. van den Hengel,Matthijs来源:Cell

已知肠道病毒引起严重的暴发性肝衰竭,最常见的是柯萨奇病毒B和艾柯病毒肠道病毒临床表现一般为非特异性,喂养不良,嗜睡,黄疸,温度不稳定和皮疹。

人类A型肠道病毒Enteroviruses (EV-A)引起手足口病和脊髓灰质炎样疾病。

肠道病毒EV-A一般是以数字命名的,例如EV-A71, 排列顺序代表着其发现的先后次序。肠道病毒EV-A71型是引起婴幼儿手足口病的 主要病原体之一。

虽然一些EV-A细胞受体被识别,但大多数EV-A细胞受体仍然难以捉摸。

我们将细胞表面分子KREMEN1鉴定为柯萨奇病毒A10(CV-A10)的进入受体。

而KReMeN1的丧失使细胞对CV-A10感染具有抗性,KReMeN1过表达增强CV-A10与细胞表面的结合并增加感染的易感性,表明KReMEN1是CV-A10感染的限速因子。

此外,KReMEN1的胞外域结合CV-A10,并在感染期间起到中和剂的作用。

KReMeN-缺陷小鼠对CV-A10诱导的致死性麻痹具有抗性,突出了Kremen对体内感染的相关性。

KReMEN1也是一个系统发育和致病相关的EV-A感染所必需的。

总的来说,这些发现突出了KReMEN1对这些新病原体的重要性,及其作为抗病毒治疗靶点的潜力。


亮点:

单倍体基因筛选确定KREMEN1作为柯萨奇病毒A10的宿主因子

KREMEN缺乏对小鼠感染柯萨奇病毒A10的保护作用

KREMEN1与病毒颗粒结合并充当入口受体

KREMEN1作为附加型人肠道病毒的受体

20180422-1.jpg


相关阅读

使用抗生素后肠道生态恢复的微生物决定因素   

肠道微生物和记忆有代谢和遗传联系的新证据   

地中海饮食改善与健康衰老有关的肠道微生物群   

鸟类和蝙蝠不依赖肠道微生物群   

饮食中的L-丝氨酸让在炎症肠道的大肠杆菌具有竞争优势   

剖腹产对婴儿肠道微生物群定植的影响   

新生儿早期关键因素对儿童肠道微生物群的持续影响   

感染生物学:肠道微生物帮助阻止沙门氏菌   

口腔细菌在悉生小鼠体内的定植和与肠道微生物群的竞争   

肠道微生物能抵抗癌症和感染   

人乳低聚糖、乳微生物和婴儿肠道微生物对新生儿轮状病毒感染的调节   

IL-23和IL-22调节肠道微生物,防止饮食诱导动脉粥样硬化   

肠道微生物对食物敏感性的影响   

益生菌与FMT对抗生素后肠道黏膜微生物群的不同影响   

宏蛋白质组学揭示IBD中微生物和肠道细胞外囊泡蛋白的关系   

母婴不同身体部位微生物的传递塑造婴儿肠道微生物群   

肠道菌调节生酮饮食法治疗癫痫的效果   

短期内间歇性禁食,可以促使肠道长期健康和寿命延长   

纤维食品有助于抵抗严重的肠道感染   

小儿肠道微生物构成的成熟与哮喘的关系   

精准编辑肠道菌群,改善结肠炎   

肠道细菌影响抗癌药物的效果   

野生小鼠肠道菌群促进宿主健康,提高抗病能力。

胆汁酸在胃肠道炎症和癌变中的作用   

美国科学家发现肠道菌随群四季变换



返回首页



参考文献


KREMEN1 Is a Host Entry Receptor for a Major Group of Enteroviruses

Jacqueline Staring,Lisa G. van den Hengel,Matthijs Raaben,Vincent A. Blomen,Jan E. Carette,Thijn R. Brummelkamp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